月落白洲

点开这里↓↓↓



很好,欢迎来到我的后宫。(ps:张公公,关宫门,一个都不允许跑(ㅇㅅㅇ❀)

qq:2540353471【渴望扩列唠嗑的眼神】欢迎扩列,扩列请备注lofid和圈名哦⊙∀⊙!

废话博主,不定期更新

cn:落白


昵称:白(hei)白(hei)


我的美丽绑画:bling~bling~有请美丽墨(hei)瞳(yan)老师@已经被填埋起来的黑色美瞳


欢迎勾搭,或没事来找我唠嗑(别嫌弃我话痨就行⁽⁽ଘ( ˊᵕˋ )ଓ⁾⁾)


第五人格id:是白白不是拜拜

【末日曙光】彼时年少

纪念一下我喜欢了很久的2013

记得当年看闻且歌死的时候哭的稀里哗啦的(╥╯﹏╰╥)ง

此后再也没有一本末日类小说打动过我

顺便给喜欢看原耽的朋友们安利一下

~
ps:小红心小蓝手是人类产粮的阶梯(๑❛ꆚ❛๑)【疯狂暗示】

~~~~~~~~~~~~~~~~~
2018年6月18日

时光缓缓的流过,将我们沉溺在其中。伴随着流萤,像液态的星环,围绕着生命的中心,一圈圈的旋转。

我曾经看到过偌大的宇宙被淡蓝色的地球弦所包裹,也曾经看到过极地折射的极光。他们都曾出现在我的生命中,把暗淡无味的宇宙点缀的绚烂。

这是我的幸运,看到了不一样的天空。



刘砚感慨的合上日记本。距离丧尸病潮已经过去了5年,在他所能看见的地方几乎已经没有了当年留下的痕迹。

蒙烽从沙发后面探出头来,道:“哟,理科生也有这么文艺的时候啊!”

刘砚本来还沉浸在感伤之中,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人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,此时他突然出声,倒是被吓了一跳。

“5年了,您依然坚持不懈的偷看我写日记,真是毅力可嘉。”刘砚斜了他一眼,“要不要我给你发一朵小红花?”

蒙烽直起身子,扬了扬手中的iPhone X,道:“爸喊我们去吃饭,和他同事一起,你去不去?”

刘砚看了一眼挂在窗外火红的太阳,果断的拒绝,“不去。”

蒙烽立即对着手机喊道:“不去,刘砚说他不去。”说罢,没等那边回应,就挂了电话。

刘砚满脸无语,“你刚刚电话一直是接通的?”

“是啊。怎么了?”

“没怎么,我……”

“叮咚”刘砚的微信提示音响了起来,他看了一眼通知栏,是他的小号。他的大号里太多的工作和讨论群了,总是冒出提示会很烦,因此他常年挂着小号,除非有重要工作才会登录大号。

是张岷发来的消息,“决明放假了,出来聚一聚吗?”

紧接着又一条:“如果可以的话,把蒙烽也喊上吧,不过我记得他最近比较忙。”

刘砚飞快的打了一个“好”过去。然后把手机递给蒙烽看。

“不是吧,你双标啊。”蒙烽瞪大了眼睛。

灾难刚结束的一段时间里,所有人都还没恢复过来。他们和飓风特战队的赖杰,白晓东一伙人成天插科打诨,号称要环游世界的混过了一整年,到现在总算是安定了下来。

所有人都恢复了正常,蒙烽在他老爹那混了个不错的职位,当然也是一个闲事将军。

刘砚因为在基地里的出色表现,被分配到了科大研究所工作,并且拿到了他当年错过的博士学位。

张决明在高考恢复后回到了科大少年班继续学习,去年毕业也留在了科大研究所,据说成天泡在实验室赶都赶不走。

于是都是张岷连哄带骗的把决明从实验室拐回家,再好好的当他的家庭主父。

都回到了从前,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,大家好好的生活着,只是有一些人已经不在了。

四人约在科大集合,刘砚和蒙烽到的时候那里还只有张岷一人,刘砚立即明白估计是决明又泡在实验室了。

张岷递了一根烟给蒙烽,蒙烽摆手表示已经戒了,顺便笑道:“我记得决明已经20了吧,你怎么还像幼儿园一样天天接送。”

张岷苦笑:“我不接能行吗?老是说有什么重要研究不能间断,我也不懂这方面,只能由他去了。”

刘砚跟他们打了一声招呼,说自己去看看决明。

蒙烽靠在路边的杆子上,道:“亲,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。”

“他们两个估计一时半会都不会出来了。”张岷接过话,“巧了,兄弟。”

不过这种预感并没有成真,没过一会,刘砚就带着决明从科大里面晃了出来,手里还拿着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。

一堆机械的小玩意,决明的左手还拎着一袋零件,刘砚和他一路走还在一路交流着。

“爸爸!”决明看到张岷,费力的把两只手的东西合并到一只手里,用空开的一只手和他打招呼。

蒙烽跑过来要看看刘砚拿的是什么东西,被刘砚吼了回去:“我警告你别碰他!”

蒙烽把手缩回,酸溜溜的道:“我还没一堆破铁重要?”

张岷也好奇的凑过来,问道: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“决明在研究钢铁侠的战衣,我刚刚看到了他的方案,确实有可能实现。”刘砚回答道。

“所以我申请了带回家研究。”决明补充道。

蒙烽怜悯的看了一眼张岷,道:“亲,我真的好心疼你。”

“我和决明一起。”刘砚道。

蒙烽:“……”

最后,两位老攻软磨硬泡之下,两位沉浸在科学世界的国家栋梁终于答应暂时放下,第二天再制作。

他们订了一家高档餐厅的卡座去喝下午茶,张岷拿着单子问道:“两位小客人,要喝点什么吗?”

“美式咖啡,加奶加糖,谢谢。”刘砚道,他用铅笔再细化路上勾出来的图纸。

“跟他一样。”决明头也不抬。

张岷帮蒙烽点好后细心的给决明又加了一份糖,小家伙喜欢吃甜的,错不了。

“我一直觉得刘砚的真爱是他那些零件,他一直不给我进他的书房。”蒙烽拖长了音调故意说的很大声。

“我觉得声控装置应该放在这里,如果放在刚刚那个位置,线路会发生……”

“他一直不给我进他的书房~”蒙烽又重复了一遍。

“可是这里的话我的预想是可以活动的,装置会阻碍零件的翻转……”

“刘砚!”蒙烽开始怀疑今天他来和张岷碰头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。

刘砚放下铅笔,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他早就听见蒙烽说的话了,不过就是想看他崩溃的样子罢了。

“行了,不闹了。”此时,甜点和咖啡也被送了上来。

刘砚带头举起茶杯:“干杯。祝所有人都好好的。”

“还有那些离开我们的人。”蒙烽道。

“别忘了他们。”

“永远都不会的。对了,能帮我加份棉花糖吗?”



感谢那些为了拯救我们而付出生命的人。

评论(10)
热度(60)
  1. 站定安雷不放松月落白洲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月落白洲 | Powered by LOFTER